听雪观流云

【暂定】如此环游大唐

超可爱啊啊啊啊啊柳词和清儒是吃可爱多长大的吗?!

阿南南南:

剑三主播圈。


多cp,请看成游戏角色,与真人无关。


圈地自萌。勿扰真人。


主:清儒x柳词 




第一章《鲤》


 


 


柳词捡到这个家伙的时候,是个冬天,在纯阳山下。他听到小孩儿的抽泣声,寻过去看,是个7,8岁大的男孩子,长得甚是秀气的脸上,泪还没擦干,混着点鼻涕。


脏死了,柳词当时想。然后这个小孩子就跟着他了。


 


一转眼,柳词望着比他还高的少年,一阵感叹。时间就是他妈的撒开蹄子,头都不回的野马。它没有人性的将当年那个可爱的小男孩儿,变成了现在这幅模样。柳词悔不当初,甚至想捶胸顿足的抱着清儒喊:“你咋就成了这个样子呢?!!”


 


“柳词,我衣服呢?”


“闭嘴!叫叔叔。”


“柳词,快点,我衣服。”


 


得,这小崽子是不打一顿就不记得当年自己给他洗过多少被尿湿的裤子。


 


“给!下次记得叫叔叔。”柳词递给他。


 


“谢啦,柳词。”


 


想打他……


算了,拔剑很累的。柳词白了他一眼。他看到清儒有些健壮的身材,吸了一下鼻子。有点酸。


小孩儿当年疯了一般的长个子,纯阳道长们都食素,但没肉营养怎么跟得上嘛。所以柳词给清儒偷山底下李大爷的羊时,被追的满山乱跑。大约是从那个时候,把一辈子的力气都用完了,他现在服老的很,干什么都想瘫着,走哪儿都想躺着。


 


他捡清儒时,也不过是20岁的年纪,如今清儒18,他31,这个年纪换别人早是成家立业了。只有他仍是守着一个18岁的少年,到处摆摊算命,卖点护身符,看看风水,顺便遇到什么小鬼就帮忙处理一下。他总是比别的师兄师弟们要贪一些轻松。


 


他见清儒洗完澡,换上了蓝白色道服,甚是挺拔。一头乌发披散着,那张脸上,带着盈盈笑意。


“小崽子。”柳词低声骂道。


“你骂我干嘛。”清儒上前,将柳词的发髻扯开。“我给你换好水了,你去吧。”


“这么好的呀?”


“就是这么好呀”清儒低笑。他比柳词高了不少,低头帮柳词整理头发的时候,发丝擦着他的鼻子,华山清冷的初雪味道。


 


 


 


他们一路行至扬州的时候,扬州城正是三月,烟花三月。再来镇上,王老爷家里据说有不干净的东西。


挺老远的,人家请了柳词。


那个时候,柳词还在成都门口摆摊,和余半仙抢着生意。清儒盯着他,看他和那个老头争的口干舌燥。他负责递水。


 


“你个小兔崽子,诚心气我不是?!”


“你个老不死的,我就在这里摆摊了,你能把我怎么样呀~”


“你!你!你小的时候,还是我给你算的呢!你现在是不把我放眼里了是吧?”


“你个骗子!你的卦一点都不准!”


“我的卦怎么不准了你说!”老头气的将手里的算命幡摇了三摇。


“你说我20岁便能遇到执手此生之人!结果呢!人呢?!就他妈遇到这个讨债鬼了!”柳词一指旁边一脸无辜的清儒。


清儒脾气好的很,他顺手打掉了柳词指着他的手。递了点水过去道:“把你的爪子放下。喝水。”


“这……”余半仙霎时无言,只能硬着脸皮道:“此是天机。反正我没有说错。”


柳词见他无言,哼道:“你别装可怜。反正我自己算不出自己的命,你说什么我也只能听什么。”


余半仙收拾了摊子,叹气道:“你……好自为之吧。”他走到柳词身边,替他整理了一下道服衣角。


“你命中多劫,切记莫要强出头。”说罢也不和柳词抢生意,拄着算命幡便走了。


 


柳词冷哼:“清儒,你可别信这个老头说的话。当初我要不是听了他的话,我现在可能就是传说中的剑神了。”


清儒瞅着他道:“先把你眼角的泪给我擦干净。”


柳词一摸。


“没有呀!”


少年笑弯了腰。


 


 


日落西暮。他与清儒走在扬州冰冷的石板路上,一身蓝白道袍被风吹的哗啦啦翻飞,柳词打了个寒颤。


“系好。”清儒将他身上的狐裘紧了紧。


柳词隐约记得,这个是清儒自己的。清儒15岁的时候,与他走丢过。时间不久,约莫是7天。回来的时候,清儒披着这个狐裘。他自己讲,是他路过人家比武的地方,上去试了两下,赢回来的奖励。


 


柳词摸着那狐裘的质地。明白那大约不是什么玩闹的比武。藏域雪山上的九尾飞狐身上的皮毛制成的狐裘,怎会是小地方的比武场的奖励。他当然知道这狐裘的名字——天下之雄。


 


 


“你不冷的呀”柳词紧紧衣服。


“不冷的呀。”


“年轻真好。”柳词话语中,有了点不满。


“呵,你也不老呀。”清儒笑眯眯瞧着他。


“算你会说话。”


 


王家的院子,在再来镇的西边。院子很大,红砖绿瓦的。清儒第一次进王家大院的时候,看的目瞪口呆,道:“嫉妒使我质壁分离。”


柳词:“???”


 


王家院子里,引了一泉活水,池中种了几株荷花,养了些鲤鱼。弄得甚是有格调。听家中仆人说,不知何时,到傍晚池中就会发出诡异的声音,让人毛骨悚然。王家的小公子因为受了惊吓,在房中养病,已有一月有余。请了花谷的先生来,都没能治好。


 


柳词一听是花谷的,便问:“那人叫什么?”


“哦,先生姓花,只让我们叫他花医生。”


“哎~果然又是花舞剑啊。菜呀~”


“人家只是专业不对口”清儒仔细观察着那池子道。


“怎么跟你叔叔说话呢?”


“柳词,你看。”


 


……我能打他嘛?


……算了,拔剑太累了。


 


池中,一条颜色异常鲜艳的红金鲤鱼沉在池低,一动不动。清儒拿了点鱼食丢下去,别的鱼纷纷游来,争先抢后的夺着食。只那条红金鲤鱼慢慢远离了鱼群,躲在了近旁一株荷花茎下。


“真有意思~”清儒开心道。


“真幼稚。”柳词评价道。


 


天越晚,越是鬼气浓重之时。


王家后院子里,四下寂静。


离池子近了,他们才隐约听到什么声音。


有谁在低低的哼着歌。


“出来!”


清儒喝道,背着的剑已经出鞘。剑锋在黑夜中闪着微蓝光芒。


池中荷叶在莎莎响动,那歌声是从池中发出的。


 


柳词淡定的从清儒身后走出来,示意清儒将剑收起。


他瞧着那池水,什么也瞧不见。


“这位兄弟,别装神弄鬼了。看到你了好嘛。”


荷叶抖动了两下。只听得一个脆脆的童音道:“你骗人,你怎么可能看得到我!”


柳词噗嗤一声笑了出来。


“现在看得到了。”说着,他手中化出一道符,向那声音处抛了过去。符在空中闪出一道白光来,那处的池子竟能看的一清二楚了。


 


水底,那金红色的鲤鱼将头抬出了水面,看着他们,嘴一张一合的。


“不好玩。”


童音稚嫩。


 


“那什么才好玩呀”柳词蹲下身哄小孩一般问道。


“被吓的尖叫着乱跑才好玩。”鲤鱼开口。


“你这么说话,好怪。”清儒收了剑,坐在了柳词身边。他有些孩子气的将腿伸到水面,晃了几下。


 


“要求可真多。”鲤鱼说着,红光一闪。水面上出现了个5,6岁的小男孩,长得胖乎乎的,甚是粉嫩可爱。


柳词没忍住,就掐了一下那娃娃的脸。手感好的无法言喻。想当年,清儒也是这般可爱的。现在——


他看了一眼晃着腿的清儒。


 


18岁少年的模样,正是意气风发的时候。符咒的白光下,眉目如刀刻般,蓝白色的道服,竟也有些风流意味了。


柳词心里一动。


 


清儒感受到他的目光,就立刻知晓了他的想法。


随即嘟着嘴,张开了双手:“柳词!~抱抱~”


 


“滚!”


 


这还卖起萌来了。


 


娃娃打掉了柳词的手,冷冷看着他俩道:


 


“不知羞耻。”


“就你话多。”清儒还嘴。



评论

热度(42)

  1. 听雪观流云阿南南南 转载了此文字
    超可爱啊啊啊啊啊柳词和清儒是吃可爱多长大的吗?!